震惊!《刺客信条》电影信息量竟恐怖如斯不转不是刺客!

震惊!《刺客信条》电影信息量竟恐怖如斯不转不是刺客!

从前几年开始就一直被游戏迷们不断说道的《刺客信条》电影版前些日子终于在中国大陆上映了,虽然上映时间比美国晚了两个月……但好歹有得看不是嘛!

于是,在经过了数天的QQ空间、微信朋友圈轰炸后,无数刺客纷纷套着自己的兜帽、戴着自己的袖剑、毫不低调地聚在电影院碰头;同时,不少圣殿骑士也组团赶往电影院进行观影,两方兴致勃勃地入场、一脸懵逼地出场,奇异地达成了微妙的和谐——并共同给了这部电影一个极低的评价。

2016年上映电影《刺客信条》,截至北京时间2017年3月1日零点,IMDb评分6.2/10,烂番茄新鲜度17%,豆瓣评分5.6/10,以“最差影片”“最差女主角”“最差男配角”“最差导演”“最差剧本”五项成功提名第37届金酸莓奖。

游戏改编电影血崩的事情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其他人也把该拿出来扯的扯得差不多了。为了深入了解一下这部信仰满满的电影,我入手了一本《刺客信条电影幕后:深入Animus》——即电影官方设定集,看看能不能将之与电影进行一些联系、更充分地解答电影中一些让人想不通的事情。

“我委托哥们帮我带了一本设定集”就事实而言,能从设定集中提取的剧情相关线索还是较少的,更多的笔墨被用在了拍摄过程及准备工作上。但在只言片语中慢慢钻研,信息量其实还是不小的。本文会就电影和设定集公布的相关内容对电影进行一些剧情和线索的整理,对部分疑点进行极不靠谱、最好别信的主观解答——嗯,以及提出更多的新问题……

有一点值得一提:就在本文发出的近期,《刺客信条:官方电影小说》也会正式发售。也许小说中会有更多剧情上的解释和线索,但那可能就要靠各位玩家、观众、读者自己去发掘了。

注:以下内容包含剧透,请未观赏电影的读者选择性观看。没有耐心阅读全文的读者可以直接跳到文末的Q&A部分。

但凡有所了解的玩家都知道:严格来说,《刺客信条》系列从来都不只会有一位主角,因为要追溯潜藏在基因记忆中的历史真相,必须要有一位历史人物后代与Animus进行同步。在电影中,这一角色便是死囚:卡勒姆林奇(Callum Lynch)。

监狱中的卡勒姆(迈克尔法斯宾德饰演)1988年,美国新墨西哥州,12岁的卡勒姆目睹了一场凶杀案:凶手是自己的父亲,受害人是自己的母亲。这场凶杀案影响了他的一生,也在卡勒姆的血液中根植了——或者说唤醒了他——“暴力”的种子。

在这一段中,我们可以看到:12岁的卡勒姆已经初步拥有了在檐壁间飞跃的技巧,这既符合了《刺客信条》系列一贯的跑酷特征,又暗示了卡勒姆身具刺客血统、亦或是早已经受过相关训练,之后发生的情节也因此变得不那么突兀。

2008年(电影原字幕为30 years later),美国德克萨斯州,42岁的卡勒姆已经被关押在亨茨维尔监狱,终日以绘出内心的黑暗为消遣。

卡勒姆的作品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阴暗的内心,也暗示了他的血统2016年10月21日18时整,卡勒姆因犯谋杀罪,被判处死刑。

——以上数据均出自电影及设定集。也就是说,电影中进入Animus和祖先进行同步的卡勒姆,其实已经五十岁了……?

从官方给出的设定来看,这并不是卡勒姆第一次入狱,“卡勒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光都在监狱中度过”,这很大程度上是由其童年阴影导致的。在目睹了那起凶杀之后,卡勒姆从此变得极度敏感、不安和易怒。“他无法忍受任何不义之举”,也不愿意相信任何人。这在某种意义上暗合了刺客的理念,也为卡勒姆在电影中让很多观众看不明白的“突然觉醒”埋下伏笔。

在最初,卡勒姆并没有刺客的信仰——这也是他无法做出“信仰之跃”的原因。但随着对其祖先阿奎拉经历的体验,藉由刺客们为了人类自由做出的无数努力和牺牲,他逐渐明白了信条的意义,心态也从一开始的偏激、抗拒转而为接纳。种种积淀和刺激下,在阿奎拉将“苹果”递到哥伦布手中那一刻,卡勒姆终于领悟了信条的真谛,进化为一名真正的刺客。

在观影之后进行整理,其实一切都顺理成章:论牺牲,有卡勒姆父亲和母亲的牺牲、有阿奎拉导师和同伴的牺牲,论恪守信条,有同被关押着但始终坚定信念的其他刺客、有付出无数代价最终将苹果交至哥伦布手中的阿奎拉;但就观影体验而言,电影在这方面的表现上真的算不上好,完全没有表现出卡勒姆的转变与这些事件的具体因果。不过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在此略过。

阿奎拉(Aguilar de Nerha)震惊!卡勒姆的祖先居然跟他长得一毛一样!

迈克尔法斯宾德在电影中同时饰演这两名角色。其实电影制作组对这一点着实费了些脑筋,因为“既要由同一演员扮演,又能够让人区分出两个角色”,于是……阿奎拉升级为“长了胡子、画了油彩版卡勒姆”。

阿奎拉的名字的来源西班牙语aguila,意思是“鹰”。在卡勒姆的第一次同步中,阿奎拉正在“一个作为刺客藏身处的摩尔人城堡”进行入会仪式。在这个入会仪式中,他切除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

从阿奎拉的形象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右手是完好无损的,并没有缺少一根手指。不少玩家被《刺客信条2》的错误翻译误导,误以为袖剑工艺在达芬奇进行改良后才无需切除无名指;但实际上,改良袖剑的是《刺客信条1》中的主角阿泰尔。因此,十五世纪的西班牙刺客自然没有必要为了使用袖剑而切除无名指——他们切除无名指是源于“传统”和“仪式”。

为此,电影的道具师为这一幕制作了一个特殊的“砧板”,用于进行刺客的入会仪式。这块砧板被长期使用,上面沾满之前入会的诸位刺客的血液,使整个仪式更具仪式感。

看来要当刺客首先得不怕细菌感染但!是!在电影中,阿奎拉完好无损的是左手!

电影中被剁掉无名指的右手这是个巨大的BUG,也许是在向育碧官方致敬(日常黑育碧1/3)。

在人物的设定上,阿奎拉是缄默寡语的,他更倾向于埋头干事。这和卡勒姆的设定是完全相反的:卡勒姆是一个幽默健谈的人——虽然在电影里表现得并不那么明显。同时,相对的,卡勒姆已然没有了方向,阿奎拉则始终有着明确的目标和信仰。制作组试图以这样明显的人物设定差异,来凸显卡勒姆的成长和转变。

有一点值得一提:在逃脱圣殿骑士追捕的过程中,阿奎拉进行了一次“信仰之跃”。这个信仰之跃可是实打实的,由替身演员从一百二十英尺(约三十七米)的高度跳下,和游戏中的信仰之跃相比也丝毫不差——但不得不再提一次,电影在这方面的表现着实有点不让人满意。

关于电影的古代剧情线,此处和游戏有所交叉的是《刺客信条2》与《刺客信条2:探索》。故事发生在《刺客信条2》的第十二章与第十三章间,即1488年到1497年。这近十年间,主角艾齐奥奥迪托雷正好也去了一趟西班牙。

关于这方面的解析,在上已经有一位大神进行了可靠的说明,链接在这个位置,各位可以传过去看一看。

电影中阿布斯泰戈公司的形象和游戏中可谓相去甚远。虽然这并不奇怪、完全可以解释得通,但电影展示的和设定所说明的却产生了冲突,令人困惑。阿布斯泰戈公司作为圣殿骑士最大的掩护,即便在明面上也是一个势力庞大的公司。在电影中,藉由现代剧情中的主要角色索菲娅之口,观众得知此处是西班牙马德里的一处“康复中心”。但在设定集中,现代剧情的发生地点却是“阿布斯泰戈总部”。这也是一个巨大的BUG,极有可能是育碧的官方彩蛋(日常黑育碧2/3)。

另外一点与游戏大相径庭的是Animus。说实话,在瞅到电影版Animus的一瞬间,我想到的不是《刺客信条》,而是《传送门》系列……

Animus与GLaDOS根据书中透露,制作组的早期剧本是打算把卡勒姆泡在水里进行同步。如果真的按照那样进行拍摄,也许电影中的展示也会有极大的不同。但巨型机械臂的设想提出后,制作组便决定采用这个方案。

“……Animus设备需要给人以威慑力。它应当能够——不仅仅从心理上,更从肉体上——将卡勒姆训练成一名刺客。”导演库泽尔这样说。

这很Animus——这一设定也暗合了育碧的阿布斯泰戈设定中的“Animi训练计划”(即将员工置入Animus中、将他们训练成拥有致命技巧的战士),而育碧官方也表示对电影中Animus的设定很感兴趣、有可能会应用在未来的游戏中。因此,这个Animus的形象也算是正式加入了《刺客信条》的世界观中。

非常棒,未来将是一个拼血统的时代,双方的博弈将是无数大师的对决,没血统的都洗洗睡吧。

另外,电影中现代剧情的女主角名为索菲娅,而阿布斯泰戈的已知计划中正有一个“索菲娅计划”,其内容为“从基因中获取信息、最终为医学进行服务”,结合电影中的索菲娅形象来看,有可能这个女子就是该项计划的发起者。

“索菲亚计划”在刺客信条维基上的界面电影中,索菲娅的父亲名叫艾伦里金。根据目前游戏中的已知剧情,这名艾伦里金是阿布斯泰戈的首席执行官。从他在电影中的处境来看,也许阿布斯泰戈的处境并不像大多数人想象得那么好,圣殿骑士的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

艾伦里金的办公室可能是整部电影信息量最大的地方,因为制作组将大部分的彩蛋都摆放在了这里——包括几代游戏主角的武器、阿泰尔所著的《刺客法典》、旧版Animus乃至伊甸碎片。依据设定,这都是圣殿骑士的“战利品”,也许刺客们的形势的确已然不容乐观。

电影的剧情是算在刺客信条宇宙的正史中的。阿布斯泰戈首席执行官被刺杀,这是一个惊天的大事件,未来的《刺客信条》游戏中必然会或多或少受到它的影响,现代剧情也许会因此更加扑朔迷离。但具体会如何发展,还得看育碧接下来发行的BUG要如何进行了(日常黑育碧3/3。)

至此,对电影大致的剧情整理和划重点已经完毕,虽然没有详细地列成表格,但在了解了这些信息后,彻底看懂这部电影、并将其与游戏剧情进行联系已经不成问题了。

A:在早期,刺客剁掉无名指是受袖剑工艺限制,不得已而为之;在阿泰尔改良袖剑工艺后,佩戴袖剑已经可以不剁无名指了,但电影中的西班牙刺客保留了剁无名指的传统。

A:电影为了视觉效果,改变了Animus的形态;从剧情上解释,电影中的Animus是更便于研究人员观察的另一版本。在游戏和相关作品中,Animus有多种形态已经不是件稀罕事;事实上,育碧也从电影中受到启发,打算在以后的游戏中也应用一下这个设定。

A:由于设定集与电影说法不一,可以进行以下解释:1.阿布斯泰戈公司在全世界都有分布,电影中出现的是西班牙马德里分部,“阿布斯泰戈康复中心”。2.电影中出现的的确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总部,但该总部并未在以往的任何一部游戏中出现过。

A:这个暂时还不清楚……能够确认的是1492年,阿奎拉和《刺客信条2》中的主角艾齐奥同在西班牙,剧情有所交叉;以及在电影后段、卡勒姆由于出血效应见到诸位祖先幻影时,这些幻影都疑似历代游戏主角。

A:白人小哥埃米尔为《刺客信条:启示录》中约瑟夫塔齐姆的后代,

A:并非带入一整个完整的袖剑,而是由刺客们分别带入袖剑的不同零件、并最终递交到一人手中进行组装使用。

A:他在三次同步中,经历了祖先阿奎拉的“入会”、导师的“处刑”、搭档的“牺牲”以及最终阿奎拉将苹果交到哥伦布手中的“托付”;同时在现实中经历了母亲的死亡、刺客们的注视、阿布斯泰戈的冷漠和保安的刺激(神助攻)。电影其实做了很多铺垫,就是没表现出它们之间的因果联系……

Q:为什么杀死卡勒姆的母亲后,他的父亲不自杀而是任由自己被圣殿骑士抓走?

A:实际上,只有卡勒姆的母亲是阿奎拉的后代,卡勒姆的父亲则不是;这是圣殿骑士在多次将他丢进Animus试图获取阿奎拉的记忆失败后才意识到的。

A:制作组在拍摄前就曾表示过,如果反响好就会拍摄续集。至于现在反响好不好,那就不是我说了算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